未来
2020-11-25 20:15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席超波:湘江路很多路口属于特殊的“丁字路口”,但当时因为种种原因,造成了早期的湘江风光带交通渠化方面设计时考虑不够,慢行交通系统不成网,人行过街通道缺失。比如在设计和建设时,湘江风光带曾专门设计了一条彩色沥青观光车道,现在基本变成了停车场;又比如地下通道,在修建开福区和天心区北段是没有的,后面在修建天心区南段时才考虑进去,这不仅方便市民群众,还是提升城市品位的需要。在车流量很大的地段,如果不设地下通道,人车混行,城市品位势必下降。

水可载舟,亦可覆舟。就是上世纪末和本世纪初的几年,长沙湘江沿岸都连年遭受水灾之苦,每到汛期,防汛抢险要占用市民大量时间和精力。

“按照规划,湘江东岸建设范围从猴子石大桥至银盆岭大桥,共10公里。”左雄峰说,1995年至2005年间,长沙市委、市政府历时10年,耗资20亿元,对湘江东岸老城区7公里长的防洪大堤进行了彻底的新建和整治,其新建的混凝土防洪墙按抵御50年至100年一遇的洪水和7级地震的标准组织实施。同时,分期同步对沿江100米左右宽范围内修建了38万平方米的高品位、开放式沿江城市景观生态环境建设项目,也成就了现今湘江东岸中心区域的风光带。“湘江路首次采用54米标准断面,设置了步行道、自行车道,双向机动六车道,安装了直饮水,建设了沙滩广场等娱乐性设施,可以说在当时真的很超前。”左雄峰认为。

长沙市民周川北还依稀记得,20年前的长沙人要到码头上或桥上才能看到湘江,沿江是一条狭窄的马路,两边都是低矮的店铺和民房,居民沿河而居。遇到汛期,江水漫过河堤,邻里们只得乘舟代步。20年后,随着三市的对接,长株潭成为领跑湖南的“核心增长极”和中国中部最具经济活力的金三角。这个绵延的绿丝带随着湘江滔滔而来,穿城而过,给三湘大地带来蓬勃生机。

今年,总规划271公里的长株潭湘江风光带将实现长沙东岸的全线贯通。20年回首话湘江,湘江风光带为何而建?它“蝶变”的背后有何鲜为人知的故事?这个长沙“滨江的客厅”如何胜任“城市名片”?它的景观设计还有什么样的提升空间?记者连日走访,长沙氤氲了20年的“东方莱茵河”之梦终于愈来愈清晰。

魏春雨:湘江的城市规划应该注意三大特点,生态、安全、环保,站在以江为轴、整体城市的角度,把湘江纳入总体城市规划大的格局,从城市形态考虑它,要立体化、复合化处理。纵观国外发达国家滨江建设的经验,他们亲水空间的营造是我们需要学习的。比如伦敦的泰晤士城市化程度高,河流不宽,两岸互动很好;加拿大的多伦多滨湖区域开放空间,亲水性公共活动区域比较多,人工化痕迹没有那么重。主张水上空间适度开放,如水上旅游、观光、游艇码头,将水上活动和洲岛活动互动起来,形成城、岸、江、洲、山立体化景观体系。

2006年,长沙湘江风光带荣获原国家建设部授予的“中国人居环境范例奖”。

而如今,随着湘江风光带的南北推进,长株潭突破行政区划限制,在区域一体化道路上取得全面而实质性的进展,长株潭已成为领跑湖南的“核心增长极”和中国中部最具经济活力的金三角。

跟随着休闲人潮,记者几番驱车前往湘江风光带沿线,探寻不同时期的历史足迹。

折返欣赏中段沿线,浓郁的长沙历史文化名城氛围渐渐凸显。站在四羊方尊广场尽情观赏长沙独有的山、水、洲盛况时,在漂亮的花岗岩装饰下,隐藏的却是长沙老码头南湖港的龙门吊支架。不远处的杜甫江阁修建时,对内部文化底蕴的要求可以说是精益求精。当时市委宣传部多次协调,省书法家协会、市文化局、市诗词楹联协会等相关部门相互协作,邀请了全国一流书法作家书写了以杜甫在湖南创作为主的著名诗84篇,采取向全国范围内征集对联的方式,征集了近5000对杜甫江阁对联,并将精心评出的37幅对联请全国一流书法家书写,悬挂在杜甫江阁范围内。湘江路建设后期,在中山路口附近特别增加了湘女广场,以纪念湘女入疆的历史。当建成之时,上百名湘女和家人聚集在广场,激动落泪,感叹落叶归根。

魏春雨:这几年湘江两岸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以江为轴、跨江发展,真正的湘江时代已经到来。湘江风光带建设都是按照阶段进行,湘江东岸虽然设计了景观,建设了部分亲水平台,但以硬化、建设场地为主,湘江西岸则以大的防洪堤为主,景观设计相对简单,“坝”的感觉比较明显。总体来说,安全性上升了,但人的亲水性、江岸的生态性比过去减弱。

来到河东,从猴子石大桥一路往南,相比较开福区段“以人为本”的现代时尚休闲风,南部沿江道路依山傍水蜿蜒而上,更具生态、田园气息。“哪怕是一棵树、一栋房子,都可能要讨论一整天,开好几次会,会议开到中午再各吃各的盒饭。”席超波,时任长沙市湘江风光带工程建设指挥部常务副指挥长。湘江风光带天心段有部分是利用世界银行贷款建设的,在防洪的基础上,为了既保存历史的记忆、符合生态的理念,又充分地便民,来自英国的专家来了一拨又一拨,前期论证就花了7至8年。英国专家的“不讲情面”、“繁琐”让一些搞了多年重点工程的“老人”当时记忆深刻,甚至有些坐不住。“现在回过头来看,充分的前期论证是有必要的。”席超波说。

“湘江沿江景观建设的初衷其实是为了防洪。”时任长沙市湘江风光带工程建设指挥部办公室主任的左雄峰还清楚地记得,长沙湘江风光带建设项目实施前,沿江主要由破旧落后的货运码头、砂场、棚户区以及防洪堤和10米多宽破旧的沿江道路组成,老城区八大公沟的污水直接排放到湘江中。虽经多次整修,仍无法从根本上解决落后的状况。每当洪水来临,堤内不下2万户居民、60万平方米的建筑物,饱受水患危害。房屋破旧密集,到处杂乱无章,居民无法安居。同时更影响到城内数十万居民的安全。为了彻底根治水患,1995年,长沙市政府批准成立了长沙市湘江风光带工程建设指挥部,将沿江堤防整治和沿江景观建设,作为城建重点工程。

望城区高塘岭沩水桥,这里是湘江西岸潇湘风光带的最北端。从三汊矶大桥西头一路往北,原来10米左右的河堤变身30米宽的绿色景观道,桂花、柳树、水杉、银杏等当地苗木交错种植,每隔40米一盏的风光互补路灯在风的作用下仿佛摇晃着“双手”迎接着八方客。生态墙、自行车道、7个街头广场,坐在车上还在欣赏美景时一不留神就到了望城城区。望城区城建投负责人告诉记者,在去年风光带建成前,这里原本是没有路的。而处于沩水桥对岸的全长7.8公里的湘江风光带景观道北延线(湘江长沙综合枢纽至铜官古镇段)也有望在今年国庆前通车,届时景观道将如一条丝线把书堂山遗址、铜官古镇这些景观明珠串联在一起。

株洲凿石山景区至石峰大桥,平均每天2万余人到此休闲,11.3公里的湘江西岸成为了名符其实的“欢乐谷”。

1998年,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朱镕基来长沙视察防洪工程,面对湘江沿江景观发出了“江山依旧”的感慨,更坚定了长沙市委、市政府对湘江沿江景观进行大规模建设的决心。

席超波:建议政府统筹长株潭三市湘江风光带的建设,建设要一体化,统一设计开发理念。建设标准从车行道路的宽度到步行系统的设置,及水上旅游的开发进行无缝对接。

凤凰涅槃,浴火重生。短短数年间,集生态、文化、防洪、观光于一体的长株潭湘江风光带防洪景观工程、16万吨/日的长善垸污水处理厂、100万吨/年株洲洁净煤工程相继竣工,这个有着数千年历史文明的城市因为一条绿丝带的蝶变焕发了“第二春”。

为了给湘江风光带腾地让道,长沙最老、最大的港口十里港区深情作别,取而代之的是湖南省第一个按“现代化管理,科技化操作,外向型经营”模式建设的霞凝新港。现在,霞凝新港“宾客盈门”直通国际,湘江黄金水道优势尽显;风光带全线包揽湖南自然风光,环境优美,使之成为游人观光小憩的好去处,也是长沙市民晨练晚游的佳境;一批批城市综合体沿江而矗,城市品位节节攀升,“长沙外滩”冉冉升起。曾经有人预言,湘江风光带不仅仅是一个单一的景观“看台”,未来,它更是长沙又一个重要的“舞台”。

记者从湖南省长株潭两型试验区管委会获悉,2001年,省委、省政府提出了湘江生态经济带建设的构想,2002年,编制了《湘江生态经济带开发建设总体规划》,2003年《湖南省湘江长沙株洲湘潭段生态经济带建设保护办法》出台。长株潭湘江风光带两岸总长271公里,总投资160亿元。其中,东岸南起株洲航电枢纽,北至长沙湘江枢纽,全长136公里;西岸南起株洲航电枢纽,北至望城区高塘岭沩水桥,全长135公里。目前,已建成150公里,今年将实现长沙东岸全线贯通。

记者: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世界各国一直十分重视滨水地区的重建和开发。近20年来,中国也十分重视滨水地区的开发。您认为长沙滨江城市建设如何?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ddxtr.cn真人赌钱官方网站、真人赌钱官方网站、赌钱游戏平台、真人赌钱、赌钱网版权所有